安裝包下載
購物車×
去購物車2件商品
共計:
購物車×
購物車里還沒放東西呢~
購物車×
請登錄
FL Studio中文官網 > 新聞資訊 > 明星商演的前前后后

服務中心

熱門點擊

明星商演的前前后后

發布時間:2017-01-19 15:40:35

就在前段時間,某歌手經紀人在朋友圈中記錄了他一整天的經歷:“凌晨出門,三個城市,兩場演出,身體已經到了極限。”按照該藝人目前的商演價估算,兩場演出的稅前收入應該在50萬左右,無論藝人還是這名經紀人,都已經可以笑著結束這奔波的一天。在水果編曲軟件的陪伴下,他們也許只是一個三線的小歌手,但是卻能創作屬于自己的音樂,這才是真正的苦中作樂。

不少藝人的微博簡介中都會留下“工作請聯系XXXX”的字樣,這里所說的“工作”,除了接演影視劇之外,大多是指商演。對于歌手而言,出專輯、開演唱會是大工程,耗時勞心費錢,也不是每個藝人都有能力辦到的,商演,才是為歌手創收的工作常態——當然,這類商演不光歌手可以參加,演員也可以;當然,這類商演也不只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,三四線城市或許才是更大的戰場。

商演

然而,聽上去“輕輕松松就來錢”的商演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。八月底,有爆料稱胡夏在某地演出時耍大牌,除表現不配合,還三番五次唱錯歌曲。之后,胡夏工作室作出聲明,表示胡夏按合同規定現場演唱 《那些年》和《替我照顧她》兩首歌后,又被主辦方強制要求演唱并未簽合同的品牌歌曲,一段由在場者拍攝的7分鐘視頻顯示,胡夏被多次無禮打斷,一旦唱錯,伴奏立刻停下重來。

商演

如今的所謂“商演”,指的不僅僅是或大或小的拼盤演唱會,還包括企業慶典、剪彩活動、出席代言,甚至是夜店演出。不止在大城市,三四線城市由于對明星的期待值更高,因此更是商演之富礦,對于一些名氣相對有限的藝人,商演甚至是他們維持生計的唯一來源。

數字音樂普及后,歌手普遍已經無法通過專輯售賣賺得利潤,如果無法成為影視歌三棲明星,演唱會、商演就成了體現他們商業價值的所在。此時,藝人們也在積極轉變思想:商演成了藝人工作中重要的一環,沒什么可丟人的。加上此時國內經濟的迅猛發展,小城市居民購買力的增強以及近距離接觸明星的需求增加,都讓小城市的商演市場在近年愈發火爆。

商演

很多人覺得在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城市走穴演出low low的,但用幾首歌的時間換取的真金白銀,對明星來說可謂性價比超高。從當年樂壇小天后變身成商演一姐的蕭亞軒,在沒有新的音樂作品的情況下,憑借商演也能保持年入數千萬。據記者統計,去年蕭亞軒總共接了65場商演,僅10-12月就有25場,其中不乏舞美簡陋的小演出、地產開盤等活動,也因為在商演上的勤快表現,蕭亞軒成為2015年臺灣藝人收入榜的季軍,僅次于周杰倫和王力宏。

商演

而貴為昔日天王的黎明,也成了四大天王中唯一接商演的人。2014年,他曾為惠州某樓盤站臺,此前還曾前往鄭州、成都、貴陽、合肥、湛江、韶關、長沙東安縣等地參加商演,在黎天王的商演經歷中,既有張信哲、庾澄慶、羅志祥、謝霆鋒等藝人一道參與的優質拼盤,也有以其“領銜”,三、四線歌手拼盤的商演。

一位資深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一線大牌如周杰倫、張學友、陳奕迅、五月天等是演唱會票房保證,個唱的落地價都是千萬元級,個人演唱會的門票也會很貴,少量低價票在開票后立刻被搶購一空,剩下的都是數百到數千的高價票,因此,大牌的個人演唱會基本都會集中在一、二線城市。

商演

考慮到三四線城市的消費能力,演出商們為拼盤演唱會拼搭陣容的方式也千奇百怪。有些演出商會以一個大牌為核心,搭幾名身價十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歌手,而有些演出商甚至會從當地夜店招來一些本土歌手與大牌同場演唱,這就出現了某些拼盤演唱會的海報除了某個大牌之外,其他歌手的名字完全陌生的狀況,而這類拼盤演唱會對于演出商的意義在于,票價不用太高就能收回成本,倘若賣得好還能有不錯的收益。

除了前面提到的靠商演闖出一片新天地的昔日巨星,《中國新歌聲》等選秀節目的選手,或通過《我是歌手》翻紅的歌星也是三、四線城市的商演主力,對于選秀出身的歌手來說,參與商演是資本積累的必經階段,夜場、企業堂會、剪彩活動等幾乎來者不拒。

商演

在三四線城市的商演中,韓星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支力量:一方面,韓星普遍擁有較高的知名度和粉絲支持度;另一方面,比起國內明星,部分韓國明星的價格不高,卻在表演中有著更高的配合度和專業性,因而很受國內演出商的歡迎。業內資深人士李三木告訴記者,由于受“限韓令”傳聞的影響,此前在國內三四線市場上頗受歡迎的小牌韓星已經大幅減少,“國內的演出商已經不敢用韓星了,接下來的幾個月,三四線城市的商演市場會面臨一波調整。

由于缺乏接待經驗,藝人在小城市遭到“怠慢”的情況比較常見。歌手徐譽滕去年12月曾在朋友圈中吐槽過商演中的種種不規范現象——“敲鑼打鼓豪車接,各種老總豪宴請,簽名合影少不了,熱熱鬧鬧上臺唱,灰頭土臉出租送。”徐譽滕向記者透露,很多演出后,藝人就再也聯系不到主辦方,只能自己打車去高鐵站或者酒店,這樣演出后就立馬遭受“冷遇”的情況,在商演中占到了兩成。

商演

當然,藝人也不總是處于食物鏈末端。據一位資深演出商透露,此前他曾遇到過有藝人的助理拿一堆亂七八糟的發票要報銷,聲稱“不給報,藝人就不上臺”,為了活動圓滿,演出商也只能屈從,但明星對此是否知情,演出商并不確定。另外,還有一些明星對演出商安排的食宿不滿意,臨時要求換酒店、提高餐飲標準,通常情況下,夾在藝人和主辦方中間的演出商只能答應。演出公司負責人蔣先生稱,自己在工作中受“夾板氣”是常態。據他表示,有一次活動中,韓國某大牌藝人好不容易答應了商演后與主辦方合照,結果主辦方人員因故來遲,最后藝人決定取消合照環節,雙方不歡而散,而自己夾在中間頗為尷尬。

商演

明星的結構也是一座金字塔,塔尖上的當紅明星占據了各種優勢資源,去和他們競爭,位于塔基的明星顯然太吃虧了,這種深入三四線城市“到農村去,到邊疆去”的商演模式是一種差異化競爭——聽起來有些low ,但從賺錢速度來看并非如此。

大話西游

大城市不適合三四線歌手發展,那他們必定要生存啊,唯有三四線城市容得下他們。畢竟大牌是不會來小城市的,幾首歌的時間能有幾十萬,他們還是很樂意去的。也正虧了水果編曲軟件,以至于他們能夠不停的創作,不至于將飯碗丟掉,畢竟一首歌不能唱一輩子,萬一出了新歌火了呢。再加上FL Studio能夠創作各種類型的曲子,他們也非常樂意去使用。

更多關于FL Studio的內容,歡迎來到FL Studio中文官網

讀者也訪問過這里: